RSS

异国旅游怎样防止被偷?为什么说欧洲小偷多?

在欧洲,小偷的知名度不亚于城市悠久的历史和神话传说。欧洲之行,将必须小心翼翼的在小偷、历史和风景中穿行。

欧洲小偷多。我这么说,理由有三。

第一,凡是热门的城市,小偷的买卖都十分兴旺。

我第一次被外国小偷“照顾”是在巴黎地铁站,从那以后,在欧洲任何地方如罗马、那不勒斯、巴黎、马德里、塞维亚、阿姆斯特丹、里斯本等地的公交车站、地铁站内外,我都不由自主地频频“狼顾”,结果收获颇丰。我发现那些地方常常小偷密集,并且不需要有警察的眼力就可以轻易地识破他们。我侦查行动的巅峰之作是,在罗马拍下了小偷尾随一对日本客人伺机下手的照片。当我见不到小偷的时候,也会有警察来提醒我不要忘乎所以。从布鲁塞尔坐车刚到阿姆斯特丹,在火车站的售票厅里,我把行李放在地上研究地图,一会儿工夫就过来两拨警察,都声色俱厉地警告我:“小心你的行李,这里是阿姆斯特丹!”

第二,小偷工作环境很宽松。

在巴黎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地铁站候车,碰到一位在此定居的台湾女士,她悄悄警告我身边有小偷。后来我们在车上聊了一会儿,她说,“他们天天按时来‘上班’,没有人管。我在罗马的地铁站也发现这么一群“上班族”。在里斯本的公共汽车上,看到一伙贼,围着两个站在车载自动售票机前的日本人,他们有的假装上前热心指导售票机的用法,有的在日本人背后逡巡,寻找下手的机会。那两个日本人看样子也是见过些世面,一边摆弄机器,一边自顾说笑,但是俩人都用一只手紧紧按在后面裤兜里的钱包上。欧洲的小偷就是这样,他们除了不要惊动攻击目标以外,不屑于对其他任何人掩盖他们的意图,他们只是放手去干,旁若无人。他们行窃的时候像警察值勤一样光明正大的态度,我在别的地方尚不曾领教过。而民众对小偷的境遇还有几分同情。当我在西班牙被小偷偷了钱包后,西班牙朋友一方面对我表示歉意,另一方面又为小偷开脱:“他们没有工作,他们也要吃饭呀。”

第三,小偷技艺精湛。

有一次我在巴黎下了地铁,乘自动扶梯出站。当我站的那一级台阶升高到离顶端还有三四级的时候,我听到前面“咔啦”一声:谁的东西掉在扶梯上了。一阵骚动很快从前面传到我这儿。很显然,掉东西的人怕别人踩上他的东西,在拼命挡住他后面的人。但是,扶梯不会停。听到东西落地的声音以后大约只有一两秒钟,我就由扶梯的带动撞到掉东西的人身上。接着,我身后的人也一个
一个地撞了上来。我有点慌,怕踩上他的东西。而且,如果被堵住的人一股脑儿摔倒,那也不是好玩儿的。不过还好,掉东西的人非常坚决地扛住了我。他捡东西的时候,我瞥见他掉的东西是一副墨镜。他捡起墨镜,塞进口袋,飞快地绕过扶梯口,顺着步行的台阶跑下去,进了车站。等我惊魂甫定,准备出站的时候,我又瞥见一样东西—我的钱包。它躺在地上,离我大约四五米远。我的心又一下提了起来,赶紧过去捡起来,打开一看,还好,信用卡在,一大沓子名片、发票、公交通票都在,唯独不见了欧元一起过www.cafebgm.com。我慢慢回过神来,隐约地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事:掉东西的人是个小偷。我没去追他。第一,损失不大。第二,当时我心神不宁,他又撤离得那么迅速,我根本没看清楚他的样子。

这次被盗让我苦闷了很长时间,因为有些东西怎么也琢磨不明白。明白的是作案过程:早早就盯上我了,然后一直尾随我到自动扶梯,在不引起我注意的前提下,抢先在我前面适当的位置埋伏好,制造一种恐慌气氛,然后放过我前面的几个人,等到我近身,趁我慌乱拦腰抱住我,顺势就掏走了我放在后面裤兜里的钱包。

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钱包会留在现场?他有没有同伙?如果有,他一定是偷到钱包以后传给了他的同伙。但是他的同伙为什么不拿着钱包离开,而是把钱包留下?这不合理,因为无论如何他们来不及去别的地方从钱包里取走钱,再回来扔钱包。而在现场从偷得的钱包里拿钱,然后把它扔在地上,这陡然增加了行动的危险性。如果这个小偷是单独行动,那就更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在一刹那完成这一系列要求有相当准确性的动作而不被发现呢?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的精心设计,行动的大胆和迅捷,都让我心惊。

后来在去布鲁塞尔的长途车上,听到同车一位马来西亚小伙子的故事:他和朋友从伦敦飞到布鲁塞尔。布鲁塞尔是他们欧洲大陆之行的第一站,第一天就被偷了。

在街上,他们碰到几个摩洛哥人很热情地打招呼,问时间。不但问,还抓住他的手看他的表。问完了时间,还跟他谈足球。不但谈,还在他身边模仿踢球时的冲撞动作。当时气氛热烈友好,又略带一点紧张。以至于他们和这几个摩洛哥人分手后十多分钟,才发现他的钱包不见了。整个行窃过程他和他的朋友毫无察觉。和我一样,他是事后才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中的一个用膝盖像顶球一样不停地顶我的大腿,他一定是那样把我放在裤兜里的钱包顶出来的。”他的钱包里有40多欧元,还有信用卡和他在新加坡居留证。

同是天涯沦落人,听了他的故事我觉得跟他同病相怜。到欧洲的第一天就遭窃,难道还有比这更扫兴的事吗?但同时,我对欧洲的小偷刮目相看:这哪里是小偷小摸,他们安排之周密,行动之果敢,配合之完美,像梁山好汉智取生辰纲。

巴黎贼:趁火打劫

巴黎大概是现在欧洲治安最差的城市了。在巴黎的地铁里,时常会看见警员驱赶或逮捕扒手,更有荷枪实弹的武警带着警犬巡逻。住在巴黎的朋友每次都会警告我:午夜时分万万不可孤身一人走在18或13区的街道上。至于通往戴高乐机场的郊区快线(RER)上,清晨、深夜是劫案高发时段。扒手往往装着醉酒,上来挑衅一旦身体互相接触,他们便下手抢劫。这帮洋贼,还蛮懂“假痴不癫”、“趁火打劫”这一套。巴黎的地铁比较拥挤,无数扒手混迹于上下车的人群。亲眼看见几个吉h赛人打扮的小女孩,身着宽大的波希米亚式披风,有一阵上海很流行的那种,在高峰时段出没于地铁站台。那别具风情的披风却是下黑手最好的掩护,往往在乘客拼命挤车的一刹那,腰包中了魔似地“飞”进披风。

[时间:2014-03-21]
相关文章